5位烈士的后人找到了!
内蒙古新闻网  20-04-22 09:06  【打印本页】  来源:北方新报正北方网

  今年清明节期间,今日头条再次携手《北方新报》,清明祭英烈,寻找烈士后人。本次活动,加入民间寻找烈士后人公益人士、河北唐山市民张红琢为本报提供了16位长眠于异乡的内蒙古籍烈士。消息刊发后短短几天,已有5位烈士的后人跟记者取得了联系。每一位烈士的背后,都有着一个家族几十年寻亲的感人故事。得知亲人的安葬之处,让这5个家族了却了多年的夙愿。阴阳两隔阻断不了骨肉亲情,长眠异乡的英烈,也从未被家乡人民忘记。

  陶志烈士之子:与父亲只有一面之缘

  联系到陶志烈士之子潘景华时,他和老伴刚从赤峰老家到北京照看外孙。潘景华说,得知父亲安葬于广西柳州烈士陵园后,今年清明本想去祭扫,但因疫情原因未能成行。如今他也70多岁了,对于父亲的记忆,只有幼年时的一面之缘。

  父亲只有他这么一个独子,在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参加了革命,当时反动派还曾派人抓捕过他们母子俩,母亲带着他到处躲藏,本家的亲戚也不敢收留他们,那段颠沛流离、提心吊胆的日子潘景华记忆犹新。

陶志烈士的墓地

  后来,父亲跟着部队到了广西,在广西的剿匪战斗中负伤住院,组织上曾接潘景华母子到广西探望,那是潘景华唯一一次与父亲见面,当时潘景华年幼,对那次见面只有模糊印象。不久之后,父亲病逝,母亲改嫁,潘景华也随了继父的姓。

  潘景华说,在赤峰老家还保留着父亲当年的照片及烈士证等物品,等夏天回去时要重新整理一下。而父亲当年是如何参加革命,怎样去的广西,又是如何牺牲在广西的,潘景华并不了解,这令他非常遗憾。

  根据赤峰市松山区烈士名录记载,陶志烈士出生于1915年,赤峰市松山区穆家营子镇大西牛波罗村人,1943年8月参加革命,1943年9月入党,1953年8月牺牲在广西,曾在各县武装部工作。本报记者也联系到《南国今报》记者李宁琳,请她帮助联系广西当地相关部门。李宁琳告诉记者,在广西并没有各县或是陶志烈士安葬地、柳州烈士陵园记载的客县,她多方求证相关人员,根据广西剿匪历史的记载,大家认为“客县”和“各县”都是当时记录的笔误,陶志烈士战斗和牺牲的地方,很可能是容县。李宁琳也第一时间联系了容县武装部,希望他们帮助查找当地是否有关于陶志烈士的记载,遗憾的是目前尚未找到相关记载。

  金守富烈士侄子:父亲没想到还能找到三哥

  在本报发出寻人消息的第二天,金守富烈士的侄子厚宝祥就从通辽给记者打来电话,得知三伯的下落,厚宝祥十分激动。他告诉记者,父亲多年来一直惦记着三哥的下落,家人都以为他牺牲在朝鲜战场上,没想到竟安葬在国内。厚宝祥说,金守富烈士是他父亲同母异父的三哥,当年三伯的生父去世后,奶奶就带着4个孩子改嫁了,之后有了他父亲,所以父亲和三伯不同姓。父亲十几岁时,村里来了部队,三伯就跟着部队走了,从此再也没有回家。

厚国财展示哥哥的烈士证书

  厚宝祥的父亲厚国财介绍说,三哥参军走后,曾给家里来过一封信,说今后不能孝敬父母了,请大哥代为尽孝,并嘱咐厚国财要好好读书,那封信写了一页半,母亲一直跟军功章一起珍藏着,母亲去世后这封信就找不见了。收到信那一年厚国财12岁,他还记得三哥是2月份从家走的,信是当年寄回来的。第二年家乡就闹了鼠疫,厚国财的父亲和大哥一家三口都在鼠疫中去世了。如今,厚国财已经86岁,仍珍藏着三哥当年的革命军人证书。他说母亲和他的哥哥姐姐们生前一直都惦念着三哥的下落,希望能有机会去辽宁看望一下三哥。

  根据通辽烈士名录记载,金守富是通辽市科尔沁区木里图镇人,1946年2月参加革命,1953年11月牺牲,是39军通讯员。如今安葬于辽宁省丹东市振兴区革命烈士陵园。提供寻人线索的公益人士张红琢介绍,抗美援朝战役期间有很多烈士是在朝鲜战场身负重伤后,转到国内后方野战医院救治无效牺牲就地安葬的,因此东三省的烈士陵园安葬着上万名抗美援朝烈士,但他们的家人都误以为亲人忠骨埋在朝鲜。金守富烈士应该也是这样的情况。

  铁占山烈士侄女:父辈都已经不在了

  铁占山烈士的后人们多数仍在老家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生活,从网上看到寻亲的新闻后,铁占山烈士的侄女铁玉香和侄孙铁连金都给本报记者打来电话。铁玉香说,铁占山烈士是她大伯,他父亲铁宝山是老二,叔叔铁成山是老三,还有一个姑姑。如今他们都不在了。大伯有两个女儿,小女儿已经去世,大女儿搬到了辽宁,如今岁数大了,听说脑子也有些糊涂了,跟老家的亲人们都失去了联系。

  根据开鲁县烈士名录记载,铁占山烈士出生于1920年,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向阳乡新建村人,1944年4月参加革命,1948年牺牲于天津,是第4野战军147团副营长。目前铁占山烈士的骨灰存放于天津市烈士陵园天津战役骨灰存放室。铁玉香听父亲说,大伯是在天津牺牲的,但家人一直不知道他埋葬在什么地方。在父亲小的时候,过年过节政府都要来家里慰问,一家人都以大伯为骄傲。听说了大伯的下落,铁玉香的兄弟姐妹们都很激动。

  铁占山烈士的侄孙铁连金说,他爷爷铁成山是铁占山烈士的三弟。自己小的时候就常听爷爷讲述大爷爷的故事,受家族影响,铁连金也参军了,当了5年兵之后自主择业。如果有机会,他很想去天津祭拜一下未曾谋面的大爷爷,这也是二爷爷、爷爷、姑奶奶生前未了的心愿。

  张朋山烈士孙子:想去九江祭拜爷爷

  在本报刊发消息之后,张朋山烈士的孙子张立学也从赤峰市打来热线电话。张立学说父亲张兴兄妹三人,爷爷参加革命离开家乡后,奶奶就带着3个子女艰难生活。爷爷一去再也没回来,家人再得到消息时,就是寄来的一张烈士证了。张立学家有一张爷爷的照片,是穿着一身军装的黑白照片,这是爷爷留给家人唯一一张照片。

张兴珍藏着父亲张朋山唯一一张照片

  根据当地烈士名录记载,张朋山烈士1915年出生,赤峰市松山区夏家店乡八家村人,1946年参加革命,1948年牺牲于江西九江,系中南区军第6医院班长。目前合葬于江西省九江市革命烈士陵园。张立学说,家人只知道爷爷牺牲在江西九江,但是不知道安葬在何处。在赤峰市当地的烈士陵园纪念碑上,刻有爷爷的名字,后辈们还在老家给爷爷立了个空坟,每年清明家里的晚辈都要去祭扫。

  张立学急切想知道,在九江革命烈士陵园安放的是爷爷的骨灰还是墓葬,是合葬还是独自立坟的。记者联系张红琢了解到,张朋山烈士是与其他烈士合葬的。张红琢说,合葬的地方山清水秀风景特别美,并将照片发了过来。张立新看到照片十分激动,他说自己还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父亲,父亲今年82岁了,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爷爷的下落,有生之年能去墓前祭拜,是老人的心愿,家人一定会去九江看望爷爷的。

  杜恩林烈士侄子:关于老叔的回忆越来越少了

  杜恩林烈士亲人的联系方式是热心的乡亲打来热线电话提供给记者的。记者拨打这个通辽的号码时,接电话的是杜恩林烈士的侄子杜少江。他告诉记者:“我父亲兄弟5人,我爸爸是老四,杜恩林是老小,是我的老叔。”但是关于老叔,他已经没有太多的记忆了,记得自己母亲曾说过,老叔很年轻的时候就离开家当兵去了,后来也成了家,但新婚不久就去世了,具体怎么牺牲的家人也不是很了解,听说是在战斗中溺亡的。

  杜少江今年59岁,父辈们都已经去世,老叔牺牲60多年了,真没有想到还能找到他的下落。如今,杜少江和叔伯兄弟姐妹们多数仍在老家通辽市科尔沁左翼中旗生活,而老叔却没有在家乡留下太多的生活痕迹。如今他的烈士证等资料,都找不到了。

  如今,杜恩林烈士安葬于辽宁省丹东市宽甸县长甸镇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根据通辽市科尔沁左翼中旗烈士英名录记载,他出生于1928年,通辽市科尔沁左翼中旗白音塔拉区塔克西屯人,1948年4月参加革命,1956年9月牺牲鸭绿江,是4506部队汽车排战士。杜少江说,家人知道老叔的消息后,都很激动,希望能在合适的时候到辽宁祭拜老叔。(记者 查娜)


[责任编辑: 萨其拉图]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草原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

九色优选 | 跳跳猪 | 聚聚玩 | 有赚网 | 聚享游 | 快乐赚